郑州HR代孕公司
代孕流程 郑州代妈 > 代孕流程 >
产科男恶魔奶爸第二季医生:我接生了一个超级
来源:http://www.hrvms.cn  日期:2019-05-09

  本报通讯员 卢希 本报驻台州记者 陈栋

  昨天,台州医院路桥院区的重症监护室,四五个病人中,体形庞大的王女士十分容易辨认。

  前天,经过剖宫手术,这位勇敢的妈妈顺利产下一名6斤半重女婴。

  如果说41岁的高龄还算不上什么,那么,王女士巨大的体重,恐怕会成为台州医疗史上的一个传奇了。

  “她最少也有300斤重。”王女士的主治医生罗立敏说。要知道,医院的体重秤最多只能称重240斤。“她要是站上去,肯定会爆表,秤可能都会搞坏。”一名护士略带夸张地对钱江晚报记者说。

  中年得女,躺在病床上的王女士脸上露着微笑。医生说,她目前身体状况稳定,精神状态也不错。至于孩子,因为早产一个多月,加上是糖尿病儿,还需要在重症监护室观察几天。

  医院来了个超级产妇

  因为身体太胖

  怀孕6个月竟然毫不知情

  王女士是温岭泽国镇人,身高1米60。不算高的个子,要撑起几百斤的体重,让外人看着都觉得吃力。

  不过,在家中,王女士却是当仁不让的“当家人”。巨大的体重,似乎并未对她的生活造成影响。王女士每天都快乐地操持家务,把一家人照顾得十分妥帖。

  17年前,她生下大女儿时,体重200斤。后来,可能是心宽体胖,她的体重一路上涨。“最后一次称重,还是10多年前,我也想知道自己的体重有多重。”王女士对医生说。

  3个月前,王女士意外查出怀上了身孕,已经6个月了。

  因为身体胖,王女士的生理期有些紊乱,有时候甚至好几个月都不来正常的例假。这一回也是这样,因此她并未当回事。“她甚至以为,因为太胖,自己已经不会再怀孕了。”一名医生对钱江晚报记者说。

  可不管怎么说,怀孕了自己总能感觉到异样吧?

  “一点也没有,人家怀孕了成天喊累,我倒是没觉得,因为我本来就很重,都已经习惯了,所以并没有明显觉得异样。有段时间觉得肚子大了一点,但我和家里人都以为,是自己又胖了。”

  这一次,王女士的月经停得有些“干脆”,“整整半年没来了,所以我打算去医院确认下,是不是真的停经了。”可到了医院一检查,说是怀孕,一家人都懵在了当场。

  孩子要还是不要?全家人商量了很久,但却无法统一意见。一拖再拖,肚子里的孩子在一天天长大,最后只能生下来了。

  剖宫手术做得战战兢兢

  面对这样一个产妇,大家犹豫不决

  产科唯一的男医生壮胆说:我来

  以下,是台州医院路桥院区产科唯一的男医生罗立敏的自述,他是王女士的主刀医生:

  王女士是11月24日来我们医院的。听说,她在家里被狗追赶意外跌倒,右脚骨折,是来我们这里治脚的。因为体重的缘故,家人带她去当地医院,都不敢收。

  我们给她做了全身检查。怀孕近9个月,预产期是明年1月2日,而且还患有糖尿病、中度贫血、低蛋白血症,而且心脏功能也不是很好。相比起脚上的伤,提前终止妊娠显得更为重要。照她的状况,如果等到胎儿足月,可能连命都保不住,只能提前剖宫产。

  可是,她体重这么大,又是高龄,又有各种病,当时很多医生都很犹豫,不太敢接手,怕出危险。

  我是觉得既然病人信任我们医院,上门求医,那我们就该全力提供帮助,所以我决定接下她,做她的主刀医生。

  差不多用了一天时间,我们经过讨论,设计了多套方案,以应对手术时随时会出现的各种情况。说实话,即使这样,我心里也不是很有底,生怕出什么意外。

  平常情况下,一台剖宫手术只需3个人。为了给王女士做手术,我们科室派了8名医生、护士给我做助手,像如临大敌一样。

  说实话,按照规范,我们应该测出她的体重再做手术的,可医院没有能够用得上的秤。她300多斤的体重,我也是毛估估的——前段时间,我给一个254斤的产妇做过手术,和王女士比起来,足足小了一圈。我本来想让王女士两只脚各站一台秤,称出体重,可因为右脚骨折,只好作罢。

  她真的好胖,我们医院都没有她能穿的病号服,所以她只能穿着自己的衣服进手术室。抬她上手术台,我和另外三名男医生一人扯着床单的一角,铆足了劲才把她抬上去。

  手术我做得多,是非常熟练的。第一刀切下去,在平时,一般就能看到产妇的内脏了。稍微胖些的,顶多再补一刀,把脂肪层划开。可是,我光切开王女士的肚子,就用了十多刀,而且,要保持刀口整齐,这对我无疑是巨大的挑战。

  最后的缝合也是一项浩大工程啊。一般产妇的伤口,我们缝合一次就可以了,连皮带皮下脂肪一起搞定,可王女士的脂肪层实在太厚,我要一层层地缝合,一共缝了三四层,最后才把皮肤缝上。

  一般来说,剖宫手术我们在半小时到四十分钟就能做完,可给王女士做这个手术,我们足足用了2个小时。当时手术完毕时,大家都累瘫了,我因为左手一直推着厚重的脂肪层,下来后发现整个左肩都僵硬不好使了,现在我还带着肩部保护套在恢复呢。

  麻醉医生章明勇:

  给她完成麻醉,我手抖了半天

  在做手术之前,产科的同事已经给我打过预防针:这是一个很胖的妈妈。可到了手术室,我还是吓了一跳,这辈子,还从未亲眼见过这么胖的人呢。

  之前就做过功课,这名产妇心肺功能很差,因此不能做全身麻醉。而做椎管麻醉的话,那根用来穿刺的针只有8厘米,我怕全扎进去,也够不着。

  手术马上就要进行,我当时在手术台前,还真的有些难住了。

  做椎管手术,全靠用手摸病人脊椎来判断,从哪两块椎骨之间插针注射。但是,这名产妇肉太厚,先不管针够不够长,找准下针的点,也是一个巨大的难题。

  后来,我让两名医生把她背上的肉往两边挤拽,好一会儿,脂肪才薄了一些。我用手探了探,终于能摸到她的尾椎骨了,后来,又摸到了髂骨。知道了这两块骨头的位置,就能依靠经验来判断往哪里下针了。

  这么难的手术,在我从医20多年来,还是第一次。要是出现失误,后果太严重了。我镇定了一下,把针管插进去,不长不短刚刚好。

  给她做完麻醉,我手抖了半天。对我来说,这真是一场严峻的考验啊!

  产科医生何亚君:

  两个小时手术,我一直在扯肉

  在这台手术中,我的任务是辅助主刀医生。在以往,我只需要递递手术器械、跑跑腿什么的。但这一次,我主要做的,竟然是扯!肉!

  主刀医生罗医生把产妇的小腹横着划开,我看到,产妇的脂肪层有10多厘米厚。尽管切开了,两边的肉又耷拉了下来,连里面的子宫都看不到。

  于是,我必须得用力将刀口一边的肉往外扯着,另一边由罗医生自己用手推着,这样才能顺利将孩子从母亲的子宫拉出来。虽然这不是什么技术活,但却非常重要。更要命的是,在手术过程中,我得保持同一个姿势,一动也不动,否则就会影响到手术的进行,甚至出危险。

  两个小时的手术做完,我感觉两只手冷冰麻木,都不是自己的了!

  不过谢天谢地,母女平安!

  产科男恶魔奶爸第二季医生:我接生了一个超级本报通讯员 卢希 本报驻台州记者 陈栋